最晚的生日烛光晚

时间:2020-07-08 16:05:19  来源:中华复兴网  作者:王世军

 一.

时针已指向午夜时分,皎洁的月儿在闪闪众星的陪伴下,更加温柔、浪漫,明丽可人,总是让人产生美好的憧憬和无限的遐想……

   “我不干,我不干,我要生日蛋糕,我要吹蜡烛,许愿,唱“祝你生日快乐”!呜呜……鸣呜……呜呜……”

   小宝贝儿子一直不停地哭闹着。

 “爸爸你也真是的,说好了带生日蛋糕回来给孩子办生日烛光晚餐的,你却带回两个面包!简直无语!”妈妈也不停地唠叨、责怪。

   小宝贝儿子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焦渴地等待了大半夜,竟然等回的只是两个面包!儿子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未标题-1 拷贝.jpg 

二.

    儿子的爸爸是东部公交的一位公交司机,也是一位拥有“优秀义工队长”“双十佳义工”“深圳市五星级义工”等多个荣誉光环的义工达人;他的一副退伍军人的身板永远保持着挺拔,眼睛里总是闪着温良的光,说起话总是面带微笑,有理有节,让人温暖。小宝贝的妈妈则是一名乘务员,通情达理。他们在东部公交相识、相知、相恋、相许,收获了爱情的结晶,一个5岁大的小宝贝儿子。

     今天一大早,爸爸就醒了,翻来覆去,非常纠结:是陪儿子过生日呢,还是去福利院做义工?去吧,儿子的生日好不容易遇到周六,全家人都凑齐了,岂不是少了儿子的兴?不去吧,因为自已又是一名五星级义工,怎能辜负“五星级”的荣誉称号呢?爸爸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最终自言自语:“还是去福利院吧。”

    妈妈似乎看穿了爸爸的为难心结,便怂恿儿子,打亲情牌,一起瓦解、俘虏爸爸那颗纠结的心。

   “爸爸你要陪我过生日的哦,我今后不唱“世上只有妈妈好”了,唱“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孩子像个宝……好吗,爸爸?”小宝贝伸出白嫩嫩的臂膀,搂着爸爸的脖子使劲地摇,又是讨好又是撒娇,“好吗、好吗、好吗?爸爸、爸爸、爸爸……”。

    “儿子5周岁生日只有这一次,你做义工还有大把机会嘛,今天我们三口之家浪漫浪漫,好吗?亲爱的。”妈妈也为儿子帮腔,说情。

   爸爸的心真的软了,他一想也是,义工以后加把劲再多做几天也无妨,而儿子只有一次5岁生日。惦量再三,他坚定地向全家宣布:“陪儿子!”

   爸爸心想,自己这几年做义工像着了迷似的,把业余时间几乎全部投入了公益事业,一直以来没有很好的陪伴妻子儿子,总觉得很愧疚家人。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地先伸出一只温暖的手臂揽住妈妈,再伸出另一只手臂揽住孩子,双双紧紧地拥入到他宽实的胸怀里,好像要把对妻子的爱和对儿子的温暖,统统都融化在这一刻的相拥之间……

未标题-2拷贝.jpg 

 三.

    九点钟的样子妈妈便吩咐爸爸去市场买菜和生日蛋糕,可是这一去就像瞎子放走了叫驴子,一去不复返了。直到半夜三更才带回两个凉凉的面包!

    爸爸一五一十地说出了原委。

    原来小宝贝的爸爸买好了生日蛋糕出来,正准备回家,刚好遇到一位老阿婆,阿婆告诉他,今天是她的70岁大寿。爸爸没加思索地就说:“妈,您看,儿子我早就为您买好了生日蛋糕。走,到您家去为您祝寿。”话音刚落,爸爸就突然想起了还有儿子等着他回去过生日呢,这心里啊七上八下就想打退堂鼓。既然说出去的话肯是收不回来的。爸爸扶着阿婆的臂膀,“妈妈,我们走吧”。

    不过小宝贝儿子和妈妈还没弄明白,爸爸和老阿婆之间怎么以母子相称呢?

    那是有一天,爸爸看见一位阿婆倒在公交站台边,没有一个人敢去扶,都在围着看热闹,而他什么也不怕,把她扶起来送到了医院。后来他经常去看她,得知老人家膝下无儿无女,便把自己当成她的儿子,经常去陪她,帮她干些家务活。老阿婆也把这个爸爸当成她的儿子,想儿子的时候,就拄着拐杖,提些水果、饮料,在公交站台等候儿子的公交车到来,交给儿子。

    话说爸爸为老太太过完生日,干完一些家务活,已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本想为儿子补买一份生日蛋糕,但店铺里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了面包。

    爸爸急急忙忙往家赶,他想,这个点了,宝贝儿子和妈妈应该都睡着了吧。他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门前,轻轻掏出钥匙,慢慢地插进去,往右缓缓旋转,锁轻轻的一声“咔”,开了。他从门缝里瞧进去,啊,天啊!两双像兔子的眼睛,还睁得大大的,正直直地紧盯着这边开门的动静!爸爸的心咯噔一下:“坏了!”。

   “生日蛋糕呢、生日蛋糕呢、生日蛋糕呢?……”小宝贝连连问,语速像打机关枪。

    此时爸爸在儿子面前、在妈妈面前,脸一下子“刷”地一阵红一阵白。

 四.

    后半夜,明媚的月光从窗口照射进来,照得爸爸脸上的无赖表情更加清晰可见。

   “爸爸,算了吧,没事了,我们娘俩理解原谅你不就行了,何必还伤心呢”。

   善解人意的妈妈刚刚哄睡好哭闹的宝贝,却又要来安慰自责的爸爸。她竟成了一块真正的夹心饼干。

   爸爸抽着闷烟,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他嘴巴一抿,仿佛计上心来。

    爸爸突然问:

   “妈妈,家里还有面粉、鸡蛋吗?”

   “有。”

   “发酵粉有吗?”

    “有。”

    “白糖、牛奶呢?”

    “当然有。”

    爸爸像发现了新大陆似地兴奋起来,轻轻走到宝贝儿子的床边,俯下身子,慢慢把抚在儿子头上的被子稍稍揭开一点。看着儿子那张童稚可爱的脸,便伸出食指点一下鼻子,贴近耳旁小声说:“儿子,你等着,爸爸有惊喜。”他刚跨出房门,像又想起了什么,退了回来,又俯身轻轻地在儿子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便转回身去,一头钻进了厨房,再也没见出来。

未标题-3拷贝.jpg 

五.

    时针已指向凌晨四点,月亮偷偷地藏了起来,钻进云朵里,只露一点点,像一把窄窄弯弯的镰刀。

    爸爸终于从厨房里出来,擦一把额头上的汗珠,不禁兴奋地矜夸道:“嗯,不错、不错。虽不地道,但还很甜,儿子肯定喜欢。”

    爸爸捣鼓自制的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终于出笼了。摆在客厅的桌子上,再插上蜡烛,再辅配以水果、零食。嗨,还是不错的一桌像模像样的烛光晚餐呢!

    淡淡的月光下,有一户人家宽大的窗户里还闪着幽幽的光,大窗户框出了一副朦胧的依稀可见的剪影:一小男孩,为左边一位大人分一块蛋糕,然后又为边右一个大人分一块蛋糕……

    这是赶在天亮之前,爸爸亲手为宝贝儿子做的最晚最晚的一次生日烛光晚餐。

上一篇:中印联合中印联合文艺演出在印度加尔各答举行文艺演出在印度加尔各答举行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常年法律顾问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5-2013 中华复兴网www.中华复兴网.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邮 箱:zhonghuafuxingwang@163.com

联系方式:020-37416628 020-37416638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粤ICP备13049405号

运营:广州华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本网内容欢迎浏览、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手机版二维码